迟到,地铁上,二郎腿

6619177646956552673

闹钟定了6点50,响了,习惯性的伸了懒手关闭了闹钟,还没来得及做个好梦,猛然再次醒来,7点54分,只是眼睛一睁一闭之间,传说中的假期后遗症么(总的找个借口安慰下)!!!……

再棒的闹钟,也比不上媳妇的指令啊,媳妇昨晚住了宿舍。

地铁站,第n次的“优雅”的抢了座位,之所以说“优雅”,不和孕妇和老人(很老的那种~)以及柔弱女孩争,青年男的就不客气了,看来为了能挤地铁,也得锻炼好身体!

左手边坐了个骚年,下车时撇了一眼全景,蓬头、没有看到眼睛,发长。任性的骚年,翘起个二郎腿,左腿在上,运动鞋,鞋面不是太干净,地铁人来人往,无奈的躲避着这只倔强的腿,想要拍个照片来着,前面站的一直是姑娘,怕引起不必要的误解。骚年听着音乐,依稀能听到外音,很摇滚感觉,手指偶尔打着节拍……

那只倔强的腿,直至我下车还是原样的架在那里,年轻就是任性,殊不知,二郎腿,对某些重要的需要打码部位也是挺有伤害的。

下车了,忘掉那只腿,继续换乘下一班地铁。

2015-01-05

 

 

 

打赏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