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点我的三观

QQ20150517-1@2x

家里,一个人,带上了耳机,听着平时加心的歌曲,想躲避掉窗外的装修、小孩打闹、以及一个小狗崽沙哑吼叫的声音,找点清静可不易,想要开始写上几行代码来着,竟然无法投入,那么再拖延一番吧,把一段日子憋在心里的文字给码上。

我信因缘,有所谓,因缘而聚,有缘千里来相会之说,因种种因而相识,又因种种因而分离,再因种种因而重逢,有时候看似起点,实际在某个时候才发现这期间的过程是个圆,又因种种因而回到这一点,作为新的起点!

我服因果,觉得生为人乃至万物,都当为自己所行而担起相应的果,这才能保持住平衡,若那“果”来时,以各种方式来避或是怨,这个世界则是乱套了,所以有了法律,有了道德,有了规则。我因性格,成长环境和选择而成为“猿”族(程序“猿”),“猿”的特质是要遵循规则的,0在任何时候也不等于1,缺少了些世人所述的“灵活”,世上不乏“八面玲珑”之人,有各种生存之道,各走各的路而已。

有时候,伸出手之后就难以收回了,首次紧张和害怕,多来几次则适应,渐渐变成了习惯,守住首次太重要,各行各业以及生活处事都有根线,这是在规则之下,越了线,则是犯规。若说这是故作清高,那么我也就认了,身为“猿”族,会接触到公司或客户的核心相关数据,这很明显是个底线!

我从曾经毛粉愤青一族,到现在较为克制和理性的看待事物,因是“阅历”,“阅历”因生活所获取的信息,信息源自于看到书,墙外的真实资讯,生活中的所见到的事实,所谓三观,因阅历而更新,这更新何时而止,不惑之年吗?谁知道呢!

若身处环境让人压抑,一种选择是压缩自己去保持适应,再者是努力反驳而求得改变,第三就只有远离,都是选择罢了,选择之后接受所得的果,好还是坏,自我去评判。我的生活是为“小我”而活,这里“小我”是我和家人,而非他人视角,活在他人视角之下,是多悲凉的事情,当然这也是自我的选择,若觉得选择重视他人目光,因此而接受和开心的话那也没什么。想想黑客帝国中的Neo面对红蓝两色药丸的选择,选红色或是蓝色,那是自由。

提及“爱心”,这词被用坏了,有“爱”小动物的动物保护人士,“爱”大家的人,“爱”国的人,被视为或自视为有“爱心”,有些时候是个很恶心人的事情。记得看到个新闻,一个灾难之中,似乎是村干部的人物,在自己的老婆伤重而不顾去救助他人,然后在电视镜头前那高尚言辞,我是真心觉的恶心,那么对于此事,有人还是觉得那是“崇高”的,那是你的价值取向,我觉得恶心那是我的事情。我是选择远离那些“道德”很高尚的人,还有不爱惜自己和不爱家人的人以及不爱人的人,自认为保持点距离是安全的,以防止某日猛的吐了伤及周边的人。

关于社会的进步,在我有限的知识范围之内,有自己的认同的看法,激进的左或者右都是可怕的,在自我身上我是崇尚“变通”,穷则变、变则通,但至于国家机器,我还是希望能渐渐的进化,而不至于激进而带来太多悲惨的事,了解下法国大革命的事实,真让人感到叹息和可怕。

没有一成不变的观点,更何谈遇到相同三观之人,期望寻得更多相似三观者为友,以前多宅在家里,今后则多多接触真实“世界”,不怕去刷三观,怕的愚昧而固执和不知道自己是愚昧而固执……。

写于2015年5月17日

打赏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