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小麻雀

上小学的年纪,隔壁家的小小孩,掏了他们家墙上的麻雀窝,从土坯的墙缝里“抄”了他们的家,脑海里依稀还有蛋碎了一地的画面。后来我发现了还有一只未开眼的小麻雀,我带回家养了起来。

那是个夏天,在农村,晚上会飞进来很多小蛾子,这些都是从农田里看见灯光跑来的。自从有了小麻雀,我每天晚上都会打蛾子,存起来,放到火柴盒里面,满满的,这就是小麻雀白天的口粮。

我用家里废旧的开水瓶外壳,横放在梳妆台的柜子下面,给它做了个“房子”,又用了铁丝给它做了个门。这次养的很顺利,从闭眼到睁眼,再到长羽毛,待羽毛长起来,再后来会飞。一点点的看着它长大。每日和我一样的三餐,它的健康成长,死去的那些蛾子有着很大的功劳,现在想想都觉得那非常有营养,若喂其他东西,比如大米,要么会很瘦弱,要么也许早就死去了。

每次喂食我会吹固定的口哨,是用嘴巴吹出固定的声音,有点像放慢节奏的开水壶哨声短暂版,渐渐的 小麻雀就记住了,它会养成习惯,会知道我是来喂食。就和我几年之后养鸽子拍手掌一样,固定的节奏,它们听到就会回家“吃饭”。不过通常我都是关着它的“门”,因为怕它乱跑,另外农村还猫狗多。

等它羽毛长好了,我会让它试飞,放在手掌上,上上下下,到后来会飞了,就让它在房间里飞飞。曾今飞出去两次,都被我找回了家,要知道农村麻雀好多的,只是它不一样,它会对我 的口哨有回应,我还能抓住它。

美好的故事总会结束。一天家里来了亲戚,带了两三个还没上学的小孩来家做客,留在家里吃了午饭。要知道,咱们那时那地可没有啥幼儿园。他们看见了我小麻雀,我忘记了当时是如何不安,我下午还是不得不去上学。当然悲剧的故事就是如此,回家我的小麻雀确实不见了,家人的回复是不知道,好像跑了,好像说给老鼠吃了,我找遍了家里的角角落落,恨不得将家里的老鼠洞都翻开来看……。之后的几个月内,我常常到处吹口哨,也有小朋友会给我“线索”说哪里好像有,我就过去找。麻雀啊,随处可见,我总是觉得有可能是我的小麻雀,我吹起口哨,都觉得似乎有回应。当想起这事,此时心里也是一丝伤感。

我至今也不知道,我的小麻雀去了哪里,相对于被小孩“玩”死,我还是希望它是跑了出去,至少能自由的多活一段时间。

16/8/9 七夕节晚

打赏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